《郑伯克段于鄢》

(一)

尊敬的诸位老师,诸位长辈,诸位学友:

大家好!学生很感恩有这个机会和大家共同学习《古文观止》。现在,我们一起走进第一篇文章,《郑伯克段于鄢》。

这一篇讲的是发生在郑国的一桩很重要的历史故事。我们先从题目看起。周朝周天子分封诸侯时,分为五个等级,公、侯、伯、子、男。郑国的等级是伯,文章里的郑伯是郑庄公。往上追溯,郑桓公友是周厉王的小儿子,是宣王的弟弟,宣王二十二年始封於郑邑。後来东迁至雒水东部,建立郑国。第二年桓公被杀,武公即位。武公娶了申国女子,武姜。武姜生有两个儿子,一个是庄公,也就是题目中的郑伯,另一个就是段,他的名字叫共叔段。这个“共”,是国名。段在和哥哥打仗失败後逃到共国。这个“叔”,是指兄弟排行。古人以长幼来分,称为孟、仲、叔、季,段是武公的小儿子,所以有个“叔”字,这就是段,共叔段。“鄢”是地名,郑国的一个城邑。庄公在鄢地打败了段。现在题目中还有那个字没有说到?“克”,为什麽用个“克”字?我们什麽时候会用克?克星,金克木。两方是对等的,而且在“克”的过程中,双方都没有好处,为什麽?互相伤害的同时,自己也会受伤,就像用刀砍木头,刀给了木头一个伤口,因为力的作用是相互的,木头也在给刀一个力,刀也会渐渐变钝。如果木头很硬,刀甚至会卷刃。那麽我们知道《春秋》经的叙事,有以“一字寓褒贬”之称,作者在这里没有用“讨”,用“攻”,用“伐”而是用“克”,他想要告诉我们什麽?好,我们在这里留一个问题,带着它我们来进入正文的学习。

【初,郑武公娶於申,曰武姜,生庄公及共叔段。】

“初”,叙其始也。从前,武公娶了申国的女子,叫做武姜。因为申国是姜姓国,武公諡号为武,所以称她为武姜。她生有两个孩子,庄公和段。

【庄公寤生,惊姜氏,故名曰寤生,遂恶之。】

什麽是“寤生”?司马迁先生在《史记·郑世家》中说:“生太子寤生,生之难,及生,夫人弗爱。”凡是生孩子头先出来为顺产,手脚先出的都不利於父母,或认为这个孩子不祥,所以世俗不喜欢这样的孩子。庄公寤生是逆生,难产,母亲因此受惊并且厌恶他也是可以理解的。另外一种解释,是杜预在注疏中提出的,他说“寤寐而庄公已生故惊而恶之。”意思是姜氏在睡觉时不知不觉庄公突然就生了下来,吃了一惊,所以很讨厌这个儿子。我们课本注与杜预夫子解释相同。课本注中说“犹苏也”,生产很难,绝而复苏。也就是说武姜昏睡中生下庄公,醒来时才发现因而受惊,给他取名叫寤生,并且很讨厌他。

在这里,我们看课本注,“命名奇”,“一遂字写尽妇人任性情况。”我们知道,本身母亲生产已经很难了,很危险了,再加上难产,更是凶险难料。因此受惊甚至事後心有余悸,也都是正常可以理解的。但是由此命名,并因而厌恶,的确有些费解,但回到古代社会有类似情况,我们知道周朝始祖後稷母亲因为踩上巨人脚趾印而怀孕,从怀孕到生产有诸多不顺,因而不喜欢他,三番五次要把他丢掉,每次都不成功,才决定不丢了,後给他取名叫做“弃”。从中多少可以反映出古人对这种不正常出生的孩子,心中有畏惧,有厌恶的,所以会有一些我们今天看来不合适的行为。也都是可以理解的。

爱共叔段,欲立之,亟请於武公,公弗许。

到这里是第一小节。姜氏喜欢小儿子段,想立小儿子为储君。我们知道,古代社会是嫡长子继承制,立长不立幼。姜氏因为自己爱恶之偏,公然违背礼法,向武公请求改立小儿子,武公没有答应她。亟请,不一请也。“亟”是多音字,此地读做qì,屡次,多次。小注中有一句话很好“武姜爱恶之偏,以基骨肉相残之祸。”我们可以看到这种情绪好恶,已经蔓延,甚至在埋下祸根了。《大学》里讲到“所谓修身在正其心者,身有所忿懥,则不得其正;有所恐惧,则不得其正;有所好乐,则不得其正;有所忧患,则不得其正。心不在焉,视而不见,听而不闻,食而不知其味。此谓修身在正其心。”“心正而後身修,身修而後家齐,家齐而後国治,国治而後天下平。”心不正,被情绪所左右,所言所行就会有偏颇,有失公道。学生就是常常被情绪左右的人,可能和某位学长很好,就会很喜欢她,喜欢和学长在一起,喜欢听她讲话、做事,一好百好;如果和某位学长不是很谈得来,或是曾有过小的不愉快,那就会始终感觉不顺畅,心里疙疙瘩瘩的,别人一个眼神一句话过来,自己就会想,果真不喜欢我,她就是这样,真头疼……各种不好的想法纷至沓来,共同记下那个人的“不好”。有一天在练习微笑时,一位老师分享了导师讲经典时的一句话:“生平等心,呈喜悦相。”当下心中颇有受益,是啊,我只看人家“不喜欢”我,“不想理我”,我有没有反省自己是什麽心对别人?没有平等地对待。首先自己对人家就没了好脸色,自己对别人有了定义,人家也感受得到自己的不真诚;而且自己把别人分了三六九等,喜欢,不喜欢,完全是带着感情和别人相处,所以也常常会出现高兴时热情似火,不高兴时冷若冰霜。自己在情绪中摇摆不定,而把周围的人搞得莫名其妙,真是害人害己。写到这里,突然清楚了许多。感谢姜氏母子这一段历史,更让自己相信,不能偏憎偏爱,要控制情绪,理智平等待人,给自己的未来种一颗好的种子。

姜氏偏爱小儿子,武公没有答应她的请求,然後呢?她没有就此甘休。

【及庄公即位,为之请制。公曰;“制,岩邑也,虢叔死焉,他邑唯命。”请京,使居之,谓之京城大叔。】

文章到这里是第二小节。“及”,是等到。等到庄公即位,姜氏为她的小儿子请求封邑。做国君是没有希望了,就为他谋求险要封邑。这就是母亲爱子的心吧!但是同样作为儿子,姜氏一直不公平地对待庄公,这对他的心是怎样一种伤害啊!母亲为弟弟请封,庄公回答说,制邑是严峻险要的地方,昔日,虢叔居住在这里,恃险灭亡。其他地方唯命是听。姜氏就请求封给他京邑,因为京邑最大。母亲总是要把最好的给段,以为这是爱他。让段居住在京,称他为京城大叔,这个“大”,读作tài

这里提到了虢叔,当时有一个虢国,分为东虢、西虢,东虢国君叫做虢叔,仗着此地险要易守难攻,高枕无忧,终被武公所灭,此地归郑。庄公这句回答表明了什麽?他心里很清楚母亲的偏爱,弟弟的骄慢,只是不能明说,这个回答是给母亲的一个暗示,或者是一个机会,可是母亲一意孤行,继续为小儿子谋求。每当看到这里,就在想,到底什麽才是“爱”,我把我所有的一切给你,我认为最好的都给你,不问对错,不管法制,只要你喜欢,只要你高兴,我就为你做,这是爱吗?人生天地间,人与人的关系不过五种,父子,兄弟,夫妇,朋友,君臣,不管是什麽关系都要建立在道上。“以色相交者,华落而爱渝;以财相交者,财尽而交绝;以利相交者,利尽而交疏;以道相交者,天荒而地老。”真正的爱应是道义上的引导。但母亲一味地偏爱、宠爱,而段亦恃宠而骄,庄公的回答,明明心知肚明,却又要不做声张,容忍一切。我们看他在给母亲机会,可是姜氏始终执着不放。“他邑唯命”,是想限制弟弟,保住自己的位置,保住现有的平衡。对於小注的评价,我们没有能力也没有资格评价,只是体会庄公的不易,他在中间很难,也要理解。

【祭仲曰,都城过百雉国之害也,先王之制,大都不过三国之一;中五之一;小九之一,今京不度,非制也,君将不堪

“祭”,读作zhaì,祭仲,郑国大夫。就劝谏了,说都城超过百雉,是国家的危害,先王制定了法度,先摆出国家法制。这是规矩。雉,是长三丈,高一丈的度量单位。都城不能超过三百丈。古时候根据身份地位的不同,他的城邑都有规格要求。郑国是伯爵,侯伯之国其城长三百雉,大都三分其国之一,也就是不能过百雉。中都五分其国之一,即不能超过六十雉。小都九分其国之一,即不能超过三十三雉。现在京邑超过百雉,不合法度,不是先王之制,长此以往,将不能控制,必为郑国祸害。

在《孝经·卿大夫章》有这样的教诲:“非先王之法服,不敢服;非先王之法言,不敢道;非先王之德行,不敢行。”意思是说,不是先王所制定的法服,不敢服;不是先王所制定的合乎礼的那个法言,不敢说;不是先王所制定的合乎道德的那个德行,不敢行,不敢做。果真能够如此,你的言语、行为都不会有什麽过失,能够尽到自己的本分,敦伦尽分,这就是德行,这就是行孝,果真能这样做时,对於治下之民也有教化之用,也是为天子尽忠,这是卿大夫的孝道。从中我们也可以学习到,要尊法度,守规矩,尽本分。无论我们是什麽身份,如果失了本分,就会害人害己了。这一段我们就学习到这里,我们再往下看。

公曰:氏欲之,焉辟害。对曰:姜氏何厌之有?不如早为之所,无使滋蔓,蔓,难图也。蔓草犹不可除,况君之宠弟乎?公曰:多行不义,必自毙,子姑待之。”】

文章到这里又是一节。大臣开始劝谏了,庄公是什麽态度呢?他说:“姜氏想要如此”,“焉”是疑问代词,怎能。“辟”同“避”。“怎能逃避得了祸害呢?”读到这里,大家有没有看出什麽问题?庄公称母亲为什麽?“姜氏。”《弟子规》中教诲“称尊长,勿呼名。”古人敬重父母如敬天,绝不敢称父母的名讳的,但是庄公竟然对着臣子,可以说是下级、外人,很漠然地说“姜氏欲之”,好像一个路人,可见他对母亲一点感情也没有,一点尊重也没有。但一个巴掌拍不响,庄公固然不对,姜氏自己呢?

人必先自侮,而後人侮之。她偏憎偏爱,一意孤行,固执己见,情绪用事,自己一步一步种下不善的因,自然得不到大家的尊重,我们就要吸取教训啊!

那庄公应该怎样做呢?《弟子规》中教导,“亲憎我,孝方贤”,二十四孝中大舜至孝感天,全家人意欲加害舜,但他一味至诚,终於感动天地,感动万物,感动了父母、弟弟。如果庄公可以坚持行孝,一味去做,尽孝、尽本分,敬奉母亲,友爱弟弟,是可以止住这个祸害的,而庄公看到他们行有偏颇时,还一味顺从,这对吗?《弟子规》中怎麽讲?“亲有过,谏使更,怡吾色,柔吾声。谏不入,悦复谏,号泣随,挞无怨。”老祖宗很慈悲,早就教诲我们怎麽做了,只是我们常常遇到考试就迷惑了,所以遇到问题就可以直接到经典中去寻找答案。真的要无限感恩!好,今天我们就学习到这里,在以上过程中,如有差误之处,恳请大家批评指正。谢谢大家!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
 


校址:中国安徽庐江县白湖镇胡榜村           邮政编码:231552
电话:(0551)87588168 15375086001           邮箱:ljctwhjyxx@163.com  学校帐号
365体育投注 365.tv_365在线体育_365体育彩票建站时间:2004-2018         皖ICP备09004022号
 皖 公网安备 34012402000038号
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